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血腥虐待4
血腥虐待4

    第04章

    随着一阵哗啦啦的乱响,铁栅的牢门被打开了,两个打手把晓慧架了出来,抓着她的头发,几乎是把她在地上拖着朝刑房拉去。

    晓慧和文卿是警局负责犯罪电脑档案管理的警员,她们是在休假的时候与另外两个女友一起被绑架的。歹徒们原来只是因爲这几个女孩的青春亮丽才决定把她们绑回狼堡作爲奴隶,但在从晓慧和文卿身上搜出的证件上发现了她们的真实身份,于是立即对这两位女警员産生了特别的兴趣。

    女警们被押到了设在这座荒岛上的狼堡集中营里。j博士很想进入警局机密的犯罪电脑档案库中,看看警局在那些少女神秘失蹤案中到底对他们这个魔鬼组织了解多少,有没有什麽线索落在警局手里,特别是想了解警局在各个黑帮团伙中卧底和线人的秘密。有了这些机密资料,足以保证以后在与警察的周旋中立于不败之地,而且还能靠向其它黑帮提供这些资料,强化狼堡在各黑帮中的领袖地位。于是,j博士想方设法要逼晓慧和文卿交出电脑档案的进入密码。

    晓慧和文卿当然知道这些机密资料一旦落到j博士手中对警局意味着什麽,无论j博士和打手们如何威逼,她们始终闭口不言,坚不吐实。

    j博士恼羞成怒,下令对两位女警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严刑拷打。打手们原以爲这样两个刚出警校门的女孩子只是不知天高地厚罢了,凭狼堡中收藏的古今中外各种酷刑,只要随便挑两种就能让她们开口,没想到这两个看似娇嫩的少女却是那样难以想像的坚强,尽管打手们在审讯时严刑拷问,把她们打得死去活来,但晓慧和文卿始终坚贞不屈,没有吐露一个字的秘密。

    从她们两个女友的口中,打手们得知晓慧和文卿的假期将会在一个星期后结束,于是决定加快拷问的进程,因爲他们知道,一旦在她们的假期结束后,警局发现这两位女警失蹤,就会立即更改电脑密码。所以尽管昨天才刚对少女们用过刑,j博士还是决定今天继续拷问。现在先轮到的是晓慧。

    戴着镣铐锁链的晓慧被拖到了j博士的面前。这是个很清秀的姑娘,虽然几天来的牢房关押和严刑拷打已经使她失去了原来的青春亮丽而变得脸色憔悴、头发散乱,但仍然掩盖不住少女清纯和倔强的气质。

    毕竟还是个年轻的女孩,刑房里那林立的刑具、斑斑的血迹、凶神恶煞般的打手和前两次受刑时那种惨痛的记忆使晓慧受到强烈的刺激,两腿禁不住微微发抖,她想控制住颤抖,但没有成功,脸色失去了血色变成灰白,汗水在灰白的额头渗出后结成豆粒大小的汗珠滴落下来,少女微微张开嘴,尽量不显形色地深呼吸,好使自己镇定下来。

    j博士的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恶狠狠地斜眼打量着晓慧,少女的紧张恐惧,使j博士得到了一种恶毒的满足。

    刑房里没有受刑人坐的地方,要坐就只有老虎凳和刑椅。晓慧被带到刑具和铁链、绳索间的空地,身后是两个彪形的打手--两个于各种酷刑的冷血虐待狂。

    今天你说不说

    少女又禁不住一抖,但神色依然如故。

    动手给小姐準备一下

    残暴的命令从j博士口中说出,显得是那麽的漫不经心。

    两个打手立刻从两边抓住了看上去几乎是有些弱不禁风的女警,动作熟练地除去她身上的镣铐锁链。

    被四只强有力的大手抓着的少女徒劳地挣扎着,打手们很轻松地腾出手剥去套在她身上的囚袍,三两下就把她剥得一丝不挂,露出了少女身上的累累鞭痕。

    一条条暗红色的鞭痕尚未痊愈,难看地肿胀着,布满了姑娘的全身,遍体鳞伤,血迹斑斑,和少女那修长美丽的身段和柔嫩的肌肤是那麽的不相称,使人触目惊心。

    两个打手一把拧过晓慧的手臂,把她按倒在地,然后拿来一木杠,把少女的双臂一字形平伸绑在了木杠上,又拿来另一木杠,把少女的一只脚腕绑在木杠的一端,另一只脚腕绑在木杠的另一端,使她的双腿尽量分开。

    捆绑着的少女被拖到了刑架前,绑住她双臂和双脚的木杠分别被固定在刑架上的四个铁环上,少女就这样叉开双腿,被大字形地悬空绑在了刑架上,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j博士走到赤身裸体的少女面前,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嘲弄着:看样子你是存心要做警局的女英雄了。何必那麽死心眼呢想想看吧你会在这里受到没完没了的折磨,每天陪伴你的就是镣铐、牢房和严刑拷打,直到被活活地折磨死,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来爲你报仇。

    晓慧仍然紧抿着嘴,一声不吭,眼眶里盈满了泪。

    你的那些同事在逍遥快活,却让你这样的小姑娘在这里受苦,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晓慧的牙齿紧紧地咬住了嘴唇,努力不让泪珠滚落下来。

    说不说不说就让你尝尝电刑的滋味

    ┅┅回答j博士的仍然是坚定的沈默。

    j博士恶狠狠地把少女的头用力一搡: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紧,还是我的电刑厉害

    说完向打手们一摆头:上刑

    一个打手走上前来,笑着伸出手,抓住了少女的右。当少女自珍如命的房被打手抓住时,她的全身悸悸地一抖。打手狞笑着,用手掌揉搓着少女娇小柔嫩的房,并且用两个手指使劲地掐着少女小红豆般的头,用力地向外拽,好使少女娇小的头勃起。晓慧咬住嘴唇紧闭着双眼,忍受着这种淩辱,钻石般晶莹的泪水如泉水般从眼眶中涌落。接着,打手把一个连着电线的锯齿型钢夹夹在了她的头上,把另一个电极夹在了她的脚心。

    在给女施用电刑的时候,通常的做法是把电极分别夹在两个头上,但按狼堡拷打指南的推荐,如果把电极分别夹在身体不同侧的头和脚心上如右左脚往往更能发挥电刑的效果。对拷打艺术颇有研究的j博士发现,把电极夹在两个头上,电流行进的距离有限,使拷打的效果稍逊,而如果夹在不同侧的头和脚心上,则能保证电流最大限度的贯穿全身,使全身的敏感器官都能在电击下産生反应,强化受刑时的痛苦,从而把电刑的妙处发挥到极致。

    j博士狞笑着,猛然把开关一合,随着啊┅┅

    的一声令人耳不忍闻的惨叫,强大的电流顿时通过少女最不堪虐的房和人体最敏感的脚心向全身。

    先是那未哺的房弹顿失,像装了震蕩器般地跳耸,接着少女的身子直直地绷紧,脖子强直后仰,就如一张绷紧了弦的弓,姑娘那被电极夹着的脚剧烈地颤动,脚背紧绷,纤细的脚趾像扇子般张开,往上翘起,修长漂亮的腿发疯似地抽搐,手腕外翻,手指直直地张开,痛苦地挣扎着。晓慧只觉得全身在剧烈地痉挛,双眼好像要蹦出来似的,身上热辣辣的,如同火烧火燎一般,全身似有无数钢针在扎,痛苦难忍。

    电源被关上了,少女的身子一下子瘫软下来,她的嘴唇咬破了,身上像被雨淋过一样的汗珠直往下流。

    说还是不说

    少女睁开眼,脯一起一伏地直喘气,但除了发出的低低呻吟声外,仍然一言不发。

    j博士老羞成怒,电刑的恶毒之处就在于能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而又不会轻易昏死过去,因而深得打手们的喜爱,经常被用来拷打那些不幸的姑娘们。这种酷刑就连硬汉子也很难挺得住,用来拷问年轻的女更是十拿九稳,可眼前这个看似文弱的女孩子竟然经受住了这种骇人听闻的严刑拷打和淩辱,就连那些冷血打手们也不禁大爲惊奇。

    电源再次被接通,少女的身体再一次抽搐起来,她尖声惨叫着,绝望地挣扎着,想以此来减轻一些受刑的痛苦,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声使人很难相信是一个少女发出的声音。不一会儿,晓慧的嗓子就变哑了,惨叫声也渐渐变成了沙哑的嘶鸣。

    电源一次次地被接通,又一次次地被断开,打手们就像是摆弄一个电动玩具似地,残酷地折磨着这个可怜的女孩,使她扭动着身子,发出一阵阵的惨叫,电压也被打手越调越高。

    电刑是二十世纪拷打艺术的伟大发明之一,在用低电压上电刑时,通常会使受刑者全身痉挛抽搐,高电压时会使受刑者身上发出一股皮的焦臭味。电流通过全身时,还使全身的肌因剧烈的抽搐和震颤而痛苦难忍,这种痛苦甚至在受过刑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消除。在用高电压施刑时,还会对受刑者的大脑和神经系统産生严重伤害,经电刑拷打过的少女经常会感到神志恍惚,严重的甚至会大小便失禁。

    可怜的少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但坚贞不屈的少女除了发出的嘶哑的惨叫和低低的呻吟外,硬是一字不吐。少女的脸上,屈辱的泪水和豆大的汗珠和着咬破嘴唇流出的血在嘴角边洇开,全身湿淋淋的满是汗水,像是刚被从水里捞上来一样。

    j博士的脸气得发绿,亲自动手拿过电极,再次朝少女的腋窝刺去--用电刑时,打手总是把电极刺到女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头、脚心和腋窝。少女再一次浑身抽搐、痛苦挣扎起来,先前的一幕又一遍遍地重演。

    残酷的拷打持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对少女来说,简直就像一生那麽漫长。

    她的头、脚心和腋窝都已被电流灼伤,散发着一股难闻的焦臭味。晓慧几次被折磨得昏死了过去,但每次又都被打手们用凉水浇醒,她已经虚弱得无力再喊叫了,全身瘫软大口地喘着气。

    终于,在又一次强大的电流摧残下,年轻的女警、纯洁的二十岁少女又一次昏死过去,头垂到了前。

    快点把她浇醒

    j博士仍不甘心,还想继续拷问。

    博士,再用刑怕会把这贱货弄死的。

    一个打手提醒道。

    j博士沈吟了片刻,终于悻悻地向打手们摆了摆手:换下一个